以枪处决我

段殊厌。
脆皮鸭文学爱好者。
想要扩列!
id是QQ号。

晨。
ooc归我 糖归朝俞。
文/段殊厌。

       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在谢俞的脸上,睫毛留下的一寸阴影格外显眼。感受到阳光的暖意,半梦半醒间谢俞本想直接转过身,将屁股正对着半打开的窗户,但许是昨夜的放纵使得他身心俱疲,最终也只是拱了拱身子,将脸深深地埋进怀里的被子。
       又过了好久,脑袋像被拔出来一样突然冒出来,左手下意识的伸出挡住了眼前刺目的光,顺带揉了揉惺忪的双眸,慢吞吞的直起身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走下床。
       未踏出房门便闻到一股食物的香甜气息,恍惚之中,谢俞好像看见他那男朋友解下围裙朝他走来,手上还端了什么,香味便是从那里来的,直往他鼻子里钻。
      “早啊男朋友。”贺朝看着自己明显还犯着迷糊的小男朋友不由得掩嘴轻笑,他逆着光站在那里,好似天神,令谢俞又是一阵恍惚。
       天神…冲他笑了啊…
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他当即咧开笑容,露出了整齐的不止八颗牙齿。
     “早!”

      新的一天。

——
*是昨天凌晨的小脑洞!总觉得俞哥如果突然被朝哥的“美貌”一刺激是会笑的!(你在说什么…)贺朝谢俞百年好合!我永远喜欢他们!